临也他真好看^q^

啊啊 想磕贱虫磕到去世

磕贱虫嘛?

来磕贱虫啊 ! (°∀°)ノ

抱起荷兰虫,加菲虫和托比虫就是一个一光年的冲刺

在荷兰虫的翘臀边疯狂试探xx

在微博点开了佣杰同人主页后突然打开新的大门

佣all吃吗

佣杰真好吃

临也临也临也临也临也临也临也

在淦临也的边缘勇敢迈出一大步

在没有人看到的末端大声地喊出:

我永远喜欢慕雪妆也!♡_(•̀ω•́ 」∠)_

我要看毒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总感觉全世界除了我都看过毒液了,真的好想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Orz

这两天吃佣杰吃的好开心,吃杰佣和all佣的崽妈看着我然后叫我滚出这个教室,然后我在窗口喊了好几声“母亲——!!”xxx
私心佣all,其实我觉得佣all不冷,因为盲allTAG就三个动态。(´;ω;`)呜呜

崽妈拦着我不让我写,趁她大概在吃火锅我要发出来。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马上财经要考试了,崽妈很绝望分不清仲裁和民事诉讼以及之类一些的词区别。刚问附近的学霸就被我打断了。

我:“崽妈崽妈崽妈!我会!”

崽妈:“(›´ω`‹ )?”

我:“崽崽和崽妈因为钱打起来了就是仲裁!(因为是平等主体)崽妈和崽崽因为小姐姐打起来就是民事诉讼!崽崽被公司说要罚款就是行政复议!(因为是不平等主体)崽崽对管理局发布的规章有意见去法院就是会被法院的人拎出去! (°∀°)ノ”

“啊?好像不对???”

“学霸学霸——!!!崽崽被公司要求罚钱我不依是啥玩意??平等主体吗???”

“还有崽崽被公司说偷税了是平等主体吗???”

“所以崽崽和个体工商户是不平等主体吗???(;´༎ຶД༎ຶ`)”

[隔壁学霸放弃思考]

(坐在考场上位于崽妈的后面座位)

我:“崽妈,(›´ω`‹ )我问完回来了,所以崽崽和公司可以是平等主体,崽崽和公司也可以是不平等主体。我们随缘吧。(›´ω`‹ )”

崽妈:“(›´ω`‹ )……”

崽妈:“崽崽。”

崽妈:“你怎么这么苦啊?(´-ι_-`)”

我:“都是为了生活(´;ω;`)。”并没有

所以说把理论知识用于实际很重要XXX

我在说什么鬼玩意儿。(›´ω`‹ )

结果最后考试并没有考这些,我们在到底虚什么(›´ω`‹ )

忽然吃佣杰,佣all真好。 ≡ \( ˙▽˙ )/
那种硬汉气质的雇佣兵走在街上,步伐轻快,带着点痞气,穿着脏得看不出颜色又没精力去洗的带帽外套,上身因为经常扛枪和作战练出来有型的肌肉从破烂的黑衫下露出,引得旁边的姑娘们红着脸议论纷纷。有力的臂膀被层层绷带缠绕着,那些绷带发灰又老旧,佣兵一边嫌弃着它们又一边舍不得扔掉。

自某一天从在街上看到他那一眼。就每天屁颠屁颠地勾搭隔壁人家贵族老爷,总想趁着杰克不注意就是一个壁咚,然后被管家赶走,继续壁咚,然后被赶走之类的。啊啊啊,真香。_(´ཀ`」 ∠)__

忽然猛磕贱虫,荷兰虫真可爱。(=´口`=)
小孩子才做选择,蜘蛛三兄弟我都要。٩( '▽' )و

艾玛:艾米丽,我的天使我的良药!她终于有了我们的结晶了!祝贺我们!✧*。٩(ˊωˋ*)و✧*。
艾米丽:你TM      xxx

园医真好吃啊,还能给刚从南极来遛弯的我暖暖身子(ノ_・。)

画完了啊啊啊!再等哪天阳光明媚的时候添个字。_(:з」∠)_
玛尔塔因为被性别歧视没有驾驶过飞机,但是有了老婆红蝶以后,天天可以上天。X
吹爆蝶空并裹紧自己的小棉被。

蝶空是真的好吃,也是真的冷。_(´ཀ`」 ∠)__
红蝶和空军衣服换一下感觉就是军阀御姐X红蝶成精的艺妓
感觉好带感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每个成功的公主抱后面都有一个团的佣兵支撑着。x
第一次不用铅笔画画,指绘真有趣。_(´ཀ`」 ∠)__